咨询电话:4008621070
客服邮箱:ir@bundcapital.com.cn
专访新财富策略第一凌鹏:完整的投资系统,才能代替买卖的随意
来源:上海懿坤资产管理有限公司  发表时间:2017/1/4 12:56:59  点击:551 次

导读:每年的新财富评选都是对几乎所有卖方分析师一次重大的考试。虽然最近几年已经有几家卖方研究所厌倦了新财富的拉票模式,退出了新财富评选,只对分析师进行派点考核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从影响力角度看,新财富依然是评价分析师最核心的指标。而在新财富评选中,最重磅的奖项就是策略研究的第一。今天我们访谈了凌鹏,2012年新财富第一的策略分析师。凌鹏曾经跟我说过一句很让我感触的话:好的策略分析师报告,是能够伴随时间留存下来的。在我眼中,凌鹏多年前写过的报告今天依然有很多阅读价值!




有深度研究的券商策略分析师,一个有正义感的私募基金经理


知道凌鹏这个名字是在2012年的年中。


那时候某基金公司投资总监就跟我说,今年市场最好的策略分析师就是凌鹏,因为他有非常完整的框架和让人启发的思考。果不然,那一年凌鹏拿了新财富第一。


而真正见到他本人,却一直到今年才发生,虽然我们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的好友。见到凌鹏的时候,他已经开创了自己的私募基金荒原资产,追求一个自己的梦想,希望在资本市场实现自己投资理念,同时完成社会资源的配置优化。在和他的几次交流中,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市场阶段性的熊市思维。他说,开私募不是为了赚快钱,迅速做大规模,甚至靠管理费赚钱。而是希望能在市场不好的时间慢慢建立一个长期的业绩,然后逐步把自己的私募做大。毕竟,投资是一种一辈子的事业,不在于这一两年。对于投资,自己的事业,他充满了正义感,跟我说坚决不会去做一些“套路”,触碰“灰色”的地带。长期来看,一个人的声誉是最有价值的,如同股神巴菲特。


对于策略研究,凌鹏是一个深度思考和研究的人。对比今天一些入行没多久的小朋友干几年就变成首席分析师,再没几年就想着新财富金榜题目,凌鹏用了整整七年时间成为新财富策略第一。最初的三年还是云山雾水,只能通过大量阅读。之后读书笔记整理成了框架,加上独立思考,终于打磨成了新财富第一。


凌鹏最打动的是两点:


1)发自内心追求自己的理想。当年新财富第一之后,凌鹏一心想做投资,拒绝了大量诱人的其他条件,选择了一家规模并不大的基金公司。今天,他出来做私募,一开始的条件也很艰辛。但是支撑他的是长期理想;


2)无私分享的精神。凌鹏过去的策略思考都已经整理成文档,许多后辈今天还在看他当年的策略思考。凌鹏也把自己过去十年的心得放在朋友圈有道云笔记,供大家下载。凌鹏说,因为入行的第一份工作是老师,他特别喜欢做一些传承的事情。


投资中的系统:用体系来代替随意


投资中的体系很重要,用体系来代替随意。我们会发行许多投资者对于股票的买卖是很随意的,而这种结果短期可能会有胜率偏向性,长期就变成了均值回归,和抛硬币一样。这就是为什么投资中需要有完整的系统。


凌鹏说,作为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,桥水的成功完全不是运气,而是完整的投资决策。投资过程中99%依靠系统,1%依靠“酌情处理”。交易系统不是某种方程式或者模型,而是形成闭环,买卖条件的统一法则。这种规定必须是客观的,唯一,不允许有任何不同的解释。而一整套设计良好的交易系统,必须符合使用者的心理特征,投资对象的统计投资以及投资资金的风险特征。


也就是说,表面上我们每天会看到很多机会,但是真正符合我们系统的机会并没有那么多。这个系统就必须是符合我们内心世界观,符合我们的性格,同时也符合市场特征的模式。然后基于这个系统不断优化和强化。最终通过大数定律获得稳定正收益。我和凌鹏经常讨论的也是如何去优化自己的投资体系和框架。


在投资中还要相信一件事“盈亏同源”。比如期货市场因为有高杠杆率,我们每年都会听到一年翻上百倍的故事,但同时这些人可能因为高杠杆,几年后爆仓了。理解盈亏同源很重要,找到稳定盈利的模式。A股不要什么钱都想赚,知道自己的局限。凌鹏认为,A股每隔3-4年会变一种玩法,但是三种策略长期比较受欢迎:业绩驱动,新的主题,壳价值。


A股其实很nice:赚大势的钱


凌鹏跟我说,每个投资者的框架和方法都会带有自己“出身的基因”。作为策略分析师出身,凌鹏是典型自上而下投资策略。他非常喜欢观察自上而下的宏观数据,交易特征,思考投资者行为模式。


他曾经跟我说过一个启发很大的事情,就是A股其实很nice。我也曾经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写过一篇文章。事实上,过去十年凌鹏说A股真正熊市很少。除了2008年,2011年和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1月,整体市场都是有赚钱机会的。酷爱篮球的凌鹏把A股形容成篮球比赛中的Show Time和垃圾时间。投资者核心还是把握Showtime中的赚大钱机会,这个时候仓位比个股重要,Beta比Alpha重要。而每一次的showtime都有来自于宏观变量的发生。这种机会通过自上而下观察是可以捕捉到的。当然,Showtime中也有大波动的下跌行情,这时候自上而下投资者就需要通过自己框架去躲避。如果能在过去十年躲避几次大的下跌,整体收益率就会很高。


其实大部分人是赚Beta的钱,投资者最大的敌人是高估自己。凌鹏将投资分成四个要务:1)不能错过大势;2)对于级别大的中期逆势行情,尽量去把握;3)尽量挖掘横盘的结构性机会,但不能因小失大;4)下跌过程中,不要幻想自己能赚钱


A股中的那些有迹可循规律:


风险偏好与结构性机会


春季躁动,四月决断。当然,2016年的开年很差,但历史上看,每年的第一季度往往都有不错的赚钱效应。年初往往资金面宽裕,投资风险偏好高,有很多主题机会或者其他投资机会。连大熊市的2008和2011年都有这个特征,前者出现了通胀主题,后者出现了高端制造装备的行情。2012年第一季度也出现周期股大涨的行情。


而每年的年底,又往往是风险相对高的时候。今年早些时候,凌鹏就写过“2016年未完”的文章,而12月市场整体也出现了下跌。年底往往资金面紧张,各类机构都开始清算了,风险偏好下降也比较快。


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


凌鹏同时做过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,对于这两者也有很深的理解。我们看到许多人相对收益做的很好,但是做绝对收益时,一开始都还要适应一段时间。相对收益(公募基金为代表)最怕的是错过。因为相对收益是以排名做考核,大家仓位的差异不大,所以基金经理都尽量希望仓位是有效的,能持有市场弹性最大品种。最害怕的是某一个大板块起来时,自己一个点仓位都没有。


而绝对收益(以私募基金为代表)却截然不同。产品一旦回撤到止损线,就是公司的生命线。过去做的再好,一次大回撤都可能要了公司的命。所以我们看到许多私募基金做的好,在风控上很严格,不允许有重大的回撤。


所以相对收益更容易坚持,下跌过程中能够拿住股票,好公司随着时间还是会回来的。绝对收益要活下来是第一要素,别半年后公司没了。


预期差重要吗?


在做分析师的时候,我们都喜欢提供一些预期差。这很正常,没有人希望自己的观点是泛泛而谈。在做了投资之后,凌鹏开始怀疑预期差是否长期有效。因为预期差本身就是自己和市场不同。和市场不同往往意味着概率不高,从投资单纯博弈的角度看,其实发生的机率不大,那就不是一个很稳定的收益。关键是,很大预测差的东西,未必能下重手去做。凌鹏觉得能下重手的,往往是确定性最强的。比如全球的套利交易Carry Trade就很大,虽然利差很小,但因为确定,所以可以下重手去做。这个思路也和我的想法一致。投资核心就是去寻找风险剥离后的收益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下重手去做。



上一篇本周策略观点20161230
下一篇【重磅思考!】极简TMT框架(入门)及2017年策略(买入算法类)
扫描关注懿坤微信
极高寓于极平,至难出于至易;有意者反远,无心者自近也。
——《菜根谭》